专访心理咨询师:武汉的夜,又多了不眠的人_生

【时间:2020-02-10 16:00】【来源:】【作者: 毕节新闻新闻中心】

  

  中新社北京2月9日电 题:(抗击新冠肺炎)专访心理咨询师:武汉的夜,又多了不眠的人

  作者 李京泽

  自武汉1月23日“封城”后,心理咨询师杜洺君也已连续半个月工作到凌晨。

  “封城”后,湖北心理咨询师协会会长肖劲松找到她,第一时间开设了疫情心理热线。杜洺君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心理咨询师们接听了500多个求助电话。

  资料图:武汉市民戴口罩在超市购物。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

  “我流的是她的眼泪”

  大年三十,热线开通后不久,杜洺君接到了一位呼吸科大夫的电话。她已连续工作9个小时,没有上过洗手间,防护服里已被汗水浸湿。

  大量的发热病人,以及与他们的亲密接触,让这位大夫感到疲惫和焦虑,但又无法向家人倾诉。杜洺君先安抚她的情绪,然后逐步分析焦虑的来源。

  疫情发展至今,来自医护人员的求助电话并不多,杜洺君认为他们因为全力奋战在一线,暂时没有时间顾及自己的心理状况。

  “而作为医护人员的家属能做的只有揪心”,一次,一位前线医护人员的女儿哭着向杜洺君寻求帮助,她的妈妈说两个月之内不会回家。整个春节只有她和爸爸两个人,每天线上与同学的交流已不能缓解不安,她抽泣着问杜洺君该怎么办。

  接到类似的电话,杜明君也会跟着落泪,这是情绪和感受上的同情,“那一刻,我流的是她的眼泪。”

  “每一个求助者都值得我们敬佩”

  2月2日,一位咨询师向杜洺君反映,一位求助过的老人坚持要此前的电话录音。“难道是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”?杜洺君拨通了回访电话,原来这位老人做了心脏手术,又因为疫情,已经一个月没有下楼网赚网,多日没有睡觉。为他进行疏导的咨询师当时播放了渐进式肌肉放松的语音。睡了一个安稳觉后,不会上网的老人再次打来电话请求提供那段语音助他入眠。

  求助者中普通民众占比95%,多数人除了焦虑、担忧、也会被睡眠问题困扰。随着确诊人数不断攀升,咨询师们注意到怀疑自己感染的求助者越来越多。

  热线咨询师张晓曾接触过这样一位求助者,他说感到乏力、头昏、眼花,担心自己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。“有没有发热现象?”“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人”。一连串询问后,张晓帮他找到了病因:睡觉过多。

  张晓说,对于这些求助,几分钟的劝导基本就可以起作用,而有些则需要二轮、三轮的干预。

 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,很多人的心理建设还不充分,出现焦虑、担忧、多疑都是正常的应激反应。“对人们来说,最难的是接受,当有一个人可以倾诉时,便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出口。”杜洺君说,“每一个求助者都值得我们敬佩,因为他们懂得自救。”

  “希望尽可能帮助更多的人”

  作为武汉人,他们也收到了来自天南海北的温暖。一些求助者在咨询后打来电话,“知道你们热线忙,我就用一秒钟说句‘谢谢’”,“我挺好的,只想告诉你们有人支持你们”。

  “希望尽可能帮助更多的人”。杜洺君认为疫情的发展还会带来更多人情绪的爆发,经历过汶川地震、雅安地震心理救援的张晓也判断真正的“心理战”才刚刚开始。

  更多时候,咨询师们扮演的是健康宣传员的角色,向求助者介绍疫情、政府举措、防护常识。这些信息不是求助者获取不到,而是需要有人讲给他们听。为了不辜负这份信任,咨询师们每天都要学习疫情相关知识。

  目前,各省市陆续设立了24小时心理求助热线,最先开展工作的湖北心理咨询师协会出版了《新冠疫情期间心理干预手册》,供同行们参考交流。

  杜洺君坦言,当疫情靠得很近的时候,她也会感到不安。但是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,她要调整自己,还有很多人需要她用温柔、平缓的语气抚平心中的褶皱。

  “武汉夜里,亮的灯更多了,又有多少人因为疫情而无法入睡,我们要相互陪伴。”她说。(完)

上一篇:他们这样战胜“疫魔”——对话三位新冠肺炎出

下一篇:尼泊尔女子向湖北捐赠25万只口罩_生活

Copyright © 2009-2016 www.lyqmjx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 毕节新闻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
网站备案编号:鲁icp备10021182号-3